学英语最难的是训练出英语思维,就是像英美等母语国家的人一样,本能地说出最地道的表达,而不是先有汉语的想法再翻译成英语说出来。比如说“我完全同意”这个表达如果从汉语思维出发就会说出i agree with you totally,而英语思维就是I can't agree more。训练英语思维有一个神奇的阶段,那就是孩子3岁到10岁,这一阶段孩子刚刚掌握了母语的沟通,但是没有大量的词汇积累,学习词汇的方法主要靠形象记忆,就是通过实物或者识字卡片与词汇建立对应关系。如果在这个阶段开始学习英语,由于孩子们没有大量的汉语词汇积累,所以学习的方式只能是形象记忆,教育者营造一个纯英语的语言环境,用实物或识字卡片进行物化教育,比如说苹果,脑子里应该要先想到那个红红的圆圆的水果叫Apple,而不是有了图片后转成中文再翻译成英文。所以这个阶段孩子们除了颜色数字等基本词汇外,还能掌握大量的动物植物物品等名词,却无法理解并学习情感类等抽象词汇,孩子可以说出tyrannosaurus(霸王龙), caterpillar毛毛虫 这样的名词,但是不容易学习active,(积极的), cautious (担忧的)这样的词汇。
恰好在这一阶段,孩子们无法进行从实物-中文-英文的转换,直接省略了中间环节,这一阶段就成了学英语的神奇阶段,成为培养英语思维的最佳时期。如果有条件在发音标准的外教环境下长时间用flashcard进行训练,孩子们建立了从实物到单词到发音的本能的联系,就可以养成英语思维,我教一个外教英语班的幼儿们看绘本,遇到一个鸵鸟的图片,孩子们大喊ostrich, ostrich. 我问他们中文怎么说,孩子们倒一下子卡壳了,想了一会儿,才喊出 鸵 鸵 鸟。可见这一神奇阶段的独特魅力。
掌握大量汉语词汇的学生或成人在学习英语时,不再用flashcard了,自然用中文来对应学习英文,背单词也是背单词的中文释义。想说几句英语的时候也是先把中文想好,然后找到对应的英文单词,再组织句子想一下语法。这不就是我们所说的Chinglish吗?所以,其实在脑海里把中文“翻译”成英文的做法,以及过于强调正确的“语法”并没有有帮助我们学好英语,反而带来了阻碍。用中文式思维学习英语,直接导致了我们不太可能会有英语思维。